大概只放生贺。一个带着十二岁中二病的阿姨。

【黄喻黄】治贫先治愚

题文无关现想的,因为我晞生日想要一篇黄喻黄,于是我就着她去年生日给我的脑洞我掏出了快板(哦?
这是一篇送给90后阿姨的学生时代的纪念文,逻辑0分,人物还原0分,唯有我的爱和写秃的头坚不可摧。
我晞的梗就不贴了,我觉得和她一样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
智能机开始疯狂普及的前一年。
开始视手机如洪水猛兽的那一年。
黄少天依旧没有考好,沦落到班级倒数,自己家老师习以为常,丝毫没有怀疑这个聪明孩子的差成绩,因为他总跟一些看起来智力不足的人一起玩,还会跟一个跳级念书像是跟不上的孩子一起玩,并且是这些人的头目。
跳级的孩子叫卢瀚文,对黄少天的崇拜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,不但涛涛,而且莫名其妙,他不仅崇拜黄少天,还崇拜隔壁班的喻文州。
这是黄少天这学期第八百次听说喻文州。
上一次,也是前七百次都是在办公室里,新来的实习老师叶修拿着试卷嘲讽他:“看看隔壁班喻文州,再看看你,一个中学升上来的,小可爱你怎么学习的?用嘴巴吗?”
黄少天大言不惭:“你拿老卷子忽悠我,你不就是要解题吗,我会得很。来你看——”
叶修拿试卷拍他的头,制止他的口头解题:“就你厉害?你敢不敢用别的证法?天天考试迟到,你扶的老奶奶不够多?”
黄少天相当不以为然:“你果然是个实习班主任,我的解法又快又简单,喻文州能有我的好?”
叶修面部表情没什么变化,语气却藏着更深层次的不以为然:“他的解法看起来慢,角度却新颖,这题也许不如你,但这类型的题他已经吃透了。我考的就是这套,你当年要这么来,你怕是书都读不了了。”
黄少天挑眉:“叔你可别吹牛了,我这脑子没书读,全市都得要饭去。你到底是看不起他还是看不起我?”
叶修诚实道:“看不起你。人喻文州成绩可是年级前十,你在你们班都倒数了,什么玩意儿,回去给我重写一遍交上来。还有,下次考试再迟到我开了你。”
其实黄少天在的那个班级年级第二,这个班也是相当于每个学校“火箭班/一等班/甲班/A班/我最牛班”排名后面的那个班,人数是前者的一倍,有人说叶修就是从年级第一那个班混出来的。
而黄少天再怎么旷考成绩倒数,期末分数通常十分可观,以至于他对月考和排名更加不屑一顾。

卢瀚文看黄少天奋笔疾书,托腮问他:“黄少,叶老师又让你重做卷子啊?”
“对啊你说这人是不是很没意思,”黄少天嘴和手几乎同步,一个解字潦草得跟后边的符号一样,“我又不是不会,非让我写一遍证明给他看,不就是没分数吗?月考的分数很重要吗?最后还不是只有期末考试的成绩会发到家里去,没事儿注重这些破玩意儿。有什么意思?有什么意思?”
卢瀚文频频点头:“老大说得对!月考不重要,我也觉得考不考差不多。可是老大为什么每次月考都迟到?王杰希学长说每月十五你都和此地风水犯冲,是真的吗?”
黄少天“呸”了一声:“你怎么总跟隔壁班乱七八糟的人打交道?能不能学学王杰希的——算了,他太黑,别学,以后会被当成毒瘤抓起来的。王杰希说的话能信吗?不能!我迟到都是上网去了,跟风水没有半毛钱关系。”
卢瀚文恍然大悟:“黄少原来你去上网!还不带我!”
黄少天“啪”地把笔放下,就要去叶修办公室交卷子:“带你做咩?收好东西,回家吃饭!明天带我看看喻文州到底哪路神仙。”

2
黄少天开始了喻文州观察日记,没想到一观察起来惊为天人,他被这个看起来温吞好脾气,却经常用力地整治王杰希的人,深深地吸引了。
可是黄少天没有想到喻文州是个谁注意他他就反弹注意的天赐设定,他很快开始被喻文州约去阅览室一起做题。
阅览室明面上没有规矩,实践起来禁止一切窃窃私语,黄少天废话过剩,写了半张纸控诉喻文州的多余步骤,刚好喻文州把题解完,黄少天看了一眼他的过程,果然角度新颖解题风骚,他只好把半张废话揉搓成团,喻文州见状不解,在纸上画:“?”
黄少天写:“你个慢佬!”
喻文州写:“……?”

后来卢瀚文发觉老大偷偷摸摸去隔壁班的次数越来越多,已经超过了自己,还托黄少天去问王杰希刘小别回家坐的哪路公交车,不过被黄少天不屑又不屑地回绝了,他说这种问题要自己去问。
“还有你为什么要问他怎么回家?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轨意图?”
卢瀚文挠头摸下巴:“没有啊,我就是想跟他一起回家。黄少,你又讲自己去问,你怎么不去问喻大哥?”
黄少天反驳:“我又没有要问他!多管闲事,小鬼头替我写作业去,一会儿老叶又要来找我麻烦。”
“哦……去啦去啦。记得帮我问啊。”
“不帮不帮,快滚快滚。”

最后一次月考黄少天居然出现了,可是排名过后和喻文州不在一个考场,他居然凭空产生了高处不胜寒的寂寞。开考前卢瀚文回头来找他说话:“黄少,今天不去上网?”
黄少天头枕手靠着椅子:“滚,你想举报我吗?我来体验体验人生。你把脑袋给我转回去,小心老叶算你作弊。”
郑轩的声音在他后脑勺几不可闻:“体验人生?压力山大……”
卢瀚文说:“不会的黄少!你是不是没有参加过所以不知道,月考刚开始没打铃前都可以说话的。”
黄少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:“你每次都按时来,怎么做到成绩倒数的?”
卢瀚文理所当然:“不写作文啊,这样就可以了,超准的。”
黄少天当老大的这群班级倒数组织都有一个中二的约定,且不管这种约定在别的学校有多大的可能实现,他们就是喜欢在月考中吊儿郎当,在期考中放飞自我,月考考得越低期末考得越高的人就是老大,简单点说,最中二的人是老大。

考试结束。卢瀚文等老师把卷子收走,回头正要说话,发现黄少天座位早就凉了。
郑轩:“黄少能知道什么时候收卷?他不都是写完就跑。你看,王杰希来登记了,肯定要记他旷考。”
过了一会儿,在监考员的解释下,王杰希去借了支改正液。

3
每天去阅览室约题的时间就那么短,黄少天忽然觉得这个名义上的隔壁班也非常远,学校最优班和次优班居然搁着一层楼和一条楼道,黄少天趴在楼梯口看一天也许能看到喻文州在对面下楼一次。
期末就要来了,黄少天还是没有勇气约喻文州,更不要提表白,但他反而跟王杰希混得关系还不错,他让王杰希给自己出主意,然后王杰希就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,王杰希给他一张纸,让他把这张纸再给喻文州,保准引起喻文州的注意。
黄少天将信将疑:“本大爷我引起他的注意还需要用这种东西?”
王杰希面带微笑,语气正直:“这是一封战书。”
黄少天居然燃起了斗志:“啊哈原来是这样吗!很好,喻文州,这张纸是你的了,等着吧!”
王杰希让他不要打开,黄少天就真的没有打开,他攥着这张纸,在下楼梯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对面,没想到偏巧看到了喻文州,他大惊失色,手里的纸没抓住,忽然就被风卷走了,黄少天扑上去又没抓到,他眼睁睁看着这张纸一蹦一跳,“啪”地一声打在喻文州脸上。
他简直要怀疑这是王杰希在作法。
喻文州打开那张纸,上面写着“君住一班头,我考二班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做五三卷。”
喻文州好脾气地没有大笑,他只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黄少天,这惊鸿一瞥把黄少天看得心跳加速老脸一红,心中暗道王杰希这厮诚不欺我!
但是这封狗屁不通也押韵零分的情书喻文州始终没有给黄少天过目,直到有一天他自己从喻文州压箱底的书房角落里翻了出来,王杰希的字迹风骚又浪荡,还画了个小心心,黄少天气得想吐血,质问喻文州什么时候被王杰希勾搭上,喻文州才告诉他这就是当年拍他脸上的定情信物。
黄少天大惊失色:“就写成这样你还能看上我?你怎么想的?老叶让你扶贫吗?”
喻文州笑眯眯道:“扶贫先扶智。”
狗屁逻辑。黄少天忍住没有痛骂,不,没有痛打王杰希。
后来高二分班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成功和喻文州混到了一块,王杰希送了他们一套叶修那年的毕业试题集作为贺礼。

这篇文的题目原本叫拳打王杰希。

评论(3)

热度(8)